首頁  >  新聞發布  >  人物·文化  >  故事 > 正文
雪山巡線

文章來源: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   發布時間:2021-02-22

2021年的大年三十對怒江大峽谷的老百姓不同尋常,他們即將迎來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整體脫貧后的第一個春節。南方電網公司的巡線員們,趕在除夕之前完成云南電網220千伏蘭坪——福貢輸電線(簡稱“蘭福線”)的新春保供電特殊巡視任務,確保電網安全穩定運行,讓怒江各族群眾度過一個歡樂祥和的春節。

步履維艱走“天路”

蘭福線起于蘭坪縣,止于福貢縣,跨越兩江(瀾滄江、怒江)流域、翻越碧羅雪山,是怒江州電力輸送的重要通道之一。因海拔高差大、氣候條件復雜、路途遙遠,每年有6個月被大雪封山,蘭福線是最艱難的巡視線路之一。

2月2日,巡線員工正在翻越碧羅雪山進行春節保供電特殊巡視

“從92號輸電線塔至145號輸電線塔,是整條線路中難上加難的線路,只能徒步巡線,不僅要翻山越嶺、踏冰臥雪,還要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無人區住兩個晚上,才能完成巡線。”負責這次特巡的銀塔怒江工作站站長王應學指著高聳入云的雪峰,“那就是我們的目標。”2月2日上午9時,由南方電網云南怒江供電局和南方電網云南送變電公司銀塔怒江工作站5名巡線員劉紹正、王應學、余有忠、楊海富、和春明組成的特巡小組踏上了被當地老百姓稱為“天路”的巡線路。

碧羅雪山山高谷深、懸崖兀立、層巒疊嶂,風光綺麗。然而這絕美之地卻給巡線帶來極大困難。巡線員背著均達20多公斤的裝備,戴著安全帽,沿著曲曲折折的山路往上攀爬,剛出發不久,就汗如雨下,頭發和衣服都濕透了。山勢越來越陡,剛剛慶幸終于轉過一道山梁,猛然間又有一堵峭壁立于眼前。

到達海拔3200米左右的雪線附近,特巡小組已經攀爬了近4個小時。不知不覺中,腿腳已埋進了足有半米深的覆雪中,松軟濕滑的積雪讓腳下變得舉步維艱。融化的雪水很快就把楊海富的褲腿和鞋徹底浸濕了,他費了很大勁才把鞋脫下來。看著那雙被凍得慘白的腳,很難相信他還能笑得出來。和春明換下的保暖內衣上,斑斑汗漬清晰可見。

登山的辛勞,只是巡線工作的門檻。事實上,這些巡線員負責運維的怒江片區輸電線路總長達2086千米,自然環境復雜、工作條件艱苦,人均每年徒步爬山2000千米,相當于從怒江走到廣州。每巡視到一級線塔,巡線員還要對光纜、絕緣子、桿塔基礎和拉線等設備情況進行全面“體檢”。經過近8小時的艱難跋涉和巡線工作,特巡小組在當晚7時完成113號塔桿巡視,全員到達海拔3700米的巡線房。

踏冰臥雪守護“生命線”

這次特巡的特別之處在于蘭福線是需要在雪山過夜才能完成巡視的線路。

雪山巡線一天的勞累后,巡線員還顧不上休息,為了安全地在雪山過夜,補充體能,為第二天巡線任務做好準備,他們還得忙活。

由于近期寒潮輪番來襲,連接巡線房和水溝的管子都結了冰,為了燒水煮飯,劉紹正只好用盆抬水,一連往返10多次,手凍得通紅,鞋襪也都被冰雪浸透;王應學則被柴火冒出來的煙嗆得眼淚直流。擔心風大夜寒,幾個巡線員打著手電和應急燈,把裝食材的蛇皮口袋拆成一塊布,用鐵絲固定在巡線房窗戶的鐵欄桿上,并鋪設好防潮墊和睡袋。

晚上9時,氣溫已經下降到零下10攝氏度,防寒服也難擋寒風和低溫。巡線小組圍著火堆,一邊大快朵頤,一邊說“天路”的故事:最早可追溯到19世紀30年代,這條路是來往鹽商和行人通往怒江州的必經之路。因路途遙遠、異常險要,行人和馬隊不得不穿越古木參天的原始森林和瘴氣橫生的江畔、河谷與箐溝,攀爬巒峰高聳、鳥難飛越、獸怕攀援的陡峭山道。

事實上,自古以來,這條“天路”就是怒江大峽谷百姓獲取鹽等物資的“生命線”。而今天,為了峽谷那邊的老百姓能用上安全、優質、可靠的電力,南方電網公司的巡線員艱苦跋涉,日夜兼程,在24小時之內歷經烈日炙烤和風霜雨雪,爬上高聳的鐵塔檢查線路,承受著“冰火”交加的多重考驗,只為守護好怒江州大峽谷的電力“生命線”。

“雪山之巔”登塔作業

119號線塔海拔達4200米,是蘭福線最高塔位,也是特巡的重要節點,翻過它所在的山脊就是怒江大峽谷。由于它的特殊性,巡線人員要對他進行“特殊照顧”——登塔巡視作業。第二天上午9時,5名巡線員準時出現在119號塔基。

經過測量,這次作業將面臨零下低溫、線塔覆冰與每秒30米的最大風速,是一次處在極端環境、具有多種風險的高海拔架空輸電線路巡視作業,任何閃失都可能造成難以想象的后果。

登塔的是傈僳族小伙余有忠,2018年他成為一名供電員工,他家曾是怒江州福貢縣鹿馬登鄉亞坪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該村貧困戶去年已搬遷到了福貢縣城扶貧安置點。對他來說,這次特巡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確保鄉親過上溫暖明亮的春節。

在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之巔登塔作業,考驗的不僅僅是作業人員的技術技能水平,還有心理素質。余有忠清晰地記得,他首次登上該塔時小腿發抖、心跳加速、寒毛直豎,才上去四五米,看到腳底的峽谷時,就嚇得面如土色,渾身顫抖,緊緊抱著鐵塔不敢動。

“我認為,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是對國家最大的感恩。”熟練地系好安全帶,帶好工器具以后,余有忠開始登塔。5米、10米,他謹慎而緩慢地爬上20米高的鐵塔,對螺栓、塔材、導線等進行檢查和巡視。

半小時過去了,余有忠緊張有序地完成了所有工作。回到塔基,休息片刻后,他忽然呼吸急促、唇色發紫。“快,氧氣!”余有忠靠在了塔基上,劉紹正立即將提前準備好的氧氣包吸管遞到他面前。數分鐘后,余有忠的心跳逐漸平緩下來,面部也恢復了血色。

在余有忠看來,有一種幸福就是通過自己的付出讓鄉親們用好電,不為電的事操心:“今年春節是鄉親們搬新家以后過的第一個年,一定讓鄉親們過亮堂堂的春節。”

【責任編輯:家正】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彩88app-彩88欢迎您